閔魚🐟

名柯之步步驚心麗◇2◇

  在灰原哀眼裡,面前那個冒冒失失的人就是工藤新一,而伯牙...怎麼又一個工藤!
  “這個世界該不會每個人都長的跟工藤一樣吧!”灰原哀忍不住想要翻白眼。
  「小姐!」一旁的草叢突然出現了人的聲音。
  「步...美?」灰原哀驚訝的說。
  眼前的步美長大了許多,大約有16、17歲的年紀。
  「你在說什麼啊,小姐,快走吧!」吉田步美站到石頭上,朝灰原哀伸出了手。
  「喂!是女生!」這時後面的王子們已經開始躁動了。
  「快啊!」步美一把拉住灰原哀的手將她跩上了石頭。
  「喂!別想逃!竟敢偷看王子沐浴!」後頭的“工藤”大喊著。
  步美拉著她的手急急的跑了起來。
  「等...等一下。」灰原哀來不及阻止,便已經被帶著跑了起來。
  她回頭,看到了一個她永遠不會忘記的身影。
  “諸星大?!”
*
  等到跑了一大段路,步美才停了下來。
  「小姐,妳沒事吧?」步美著急的看著臉色有些蒼白的灰原哀。
  「等一下...妳...認識我?」灰原哀眨眨眼,眼前的這個女孩雖然像步美...但是年紀也差太多了吧!
  「什麼?」步美不可置信的瞪大雙眼,「小姐你在說什麼啊!」
  「這裡是哪裡?」灰原哀用手扶額,說。
  「妳到底怎麼了?這裡是我們最大的浴池啊!」步美著急的說。
  灰原哀四處張望著,只見一群身穿白衣的男人女人,都在這個露天浴池裡洗澡洗衣服。
  “看來...我還是死了啊...這裡...是天堂嗎?”灰原哀笑了一聲,往後暈了過去。
  「小姐!」
*
  這時,那個全身黑的男子已經來到了皇宮。
  「四王子。」他的面前站了一個僕人,嘴角一臉嘲諷的對他說:「您可是我們家族的養子啊,要爭氣點啊,等典禮結束,就立刻回去您該待的地方吧!」
  「養子?」男子恥笑了一聲,「我怎麼覺得我比較像人質呢?」
  「您...」眼前的僕人一臉“你是怎麼貨色,怎麼敢這樣跟我說話”的看著他。
  男子直接略過他,騎馬進了宮殿。
  接下來「砰」的一聲,僕人倒在地板上。
  「敢跟我做對...膽子真不小。」“昭”折了折手指頭,「這個身體的主人到底是多讓人瞧不起啊。」
  原來,四王子昭,就是跟著灰原哀一起穿越過來的琴酒。
  可能是因為原本就長的一模一樣的原因,所以當他醒來的時候,周圍的人都還是照以前的方式對他。
  “如果我來到這裡,那麼雪莉一定也...”
  他跳下馬,並在來接見他的人面前手刃了那隻馬。
  「這...」那個人嚇的臉色蒼白,「王子殿下,需要再幫你準備一匹回去要用的馬嗎?」
  「不。」他一把把沾血的刀丟到那個人身上,「我不回去了。」
  “這裡可能會遇到雪莉,我怎麼可能再回去那個鳥不生蛋的地方。”
  他將斗篷的帽子拿掉,走進了宮殿。
  “雪莉啊...我很期待我們的重逢哦。”

评论

热度(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