閔魚🐟

名柯之步步驚心麗◇1◇

  在遙遠的那一方,一個全身黑衣,戴著面具的男子騎著馬,率領著部下往前前進著。
  而在宮殿裡,一群男子正開開心心的準備跳入溫泉洗澡。
  「哇~好溫暖。」第一個跳下去的男子說。
  他是銀,十王子。
  「哥!你怎麼可以自己先下去呢!」追在他後頭的是貞,十四王子。
  一旁坐著喝酒的分別是三王子還有九王子。
  「哥,四哥還沒回來嗎?」現在出聲的是八王子旭,「他差不多應該要回來沐浴齋戒了吧?」
  「那小子什麼時候按照我們的規則來了?你就別管他了。」三王子哼了一聲,命令一旁的宮女倒酒。
  「哎呀,哥,你真的太不瞭解旭哥了,他總是先擔心別人~」九王子拿起一杯酒一邊喝一邊笑著說。
  「這樣連我也得擔心他了啊。」三王子堯再度哼了一聲,懾人的目光四處看了一下。
  「因為他跟我同年啊...」旭笑了一聲。
  「這是昭哥第一次參加活動吧?殿下找他來,不知道有沒有特殊原因。」現在出聲的這個是伯牙,十三王子。
  「你還沒聽說吧?昭哥他,聽說處決了一個貪官汙吏他全家呢!聽說殘忍程度就跟野狼一樣呢!」銀說。
  「唉呦,你去哪裡聽來這個無聊的話的啊。」貞說。
  「是每個月來一趟的大師說的!一定沒錯!」銀不服氣的說。
  「那都是謠言!一個人攻打地方官嗎?官兵都去哪了?怎麼可能嘛!」貞說。
  「貞啊,你跟昭哥是同胞,說不定你也快變成野狼囉!」銀開朗的學野狼叫了一聲。
  「這麼說來,也跟他是同期的我,不是人囉?」堯懾人的眼神落到了銀身上。
  銀默默的將鼻子以下沉進水裡表示自己的無辜。
  「四王子他,等到典禮結束後就會回去,所以誰敢在殿下面前亂說,我絕對饒不了他。」堯再度看了一下銀。
  「是是是。」銀不滿的說,「哥哥們來跟我比潛水吧!」他說著就往池子裡潛了下去。
*
  “我...死了嗎?”灰原哀沉在水裡,心想著。
  “果然...到頭來,我還是...被他給害死了啊...”灰原哀的嘴角露出一抹嘲諷的弧度。
  突然,水的溫度變高了很多,灰原哀的腳碰觸到了地板,她猛的一踩,身子從池子裡浮了出來。
  她咳了幾聲,不敢相信自己的好運。
  但是等她的眼睛慢慢適應亮光,她發現自己在一個很大的宮殿裡。
  「這裡是...哪裡?」她喃喃自語。
  這時,腳邊一個人影慢慢的游向她,並撞到她的身上。
  兩人對視了一眼,同時尖叫了起來。
  「啊啊啊啊啊啊啊!」銀尖叫著往哥哥們跑去,嘴裡一邊嚷嚷著:「她是誰啊啊啊啊!哪來的丫頭!!!」
  灰原哀尖叫了一下便聽了下來,她震驚的看著眼前她所熟悉的人們。
  尤其是剛剛不顧形象尖叫的那位。
  「工藤...?」

评论

热度(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