閔魚🐟

柯南同人文◇7◇

  「妳還好嗎?」安室透走到灰原哀面前蹲下來。
  她怔怔的看著他:「為什麼…不告訴他們我的身份?」
  「他們是為了你來這裡的。」安室透只是這麼說。
  她震了震:「你怎麼知道…?」
  「偷聽到的。」他只是聳聳肩後把她抱了起來。
  「這樣好了…」他頓了一下:「告訴你我是誰,我是公安在組織的臥底,叫做降谷零。」
  「降谷…零?」她猛的看向他。“媽媽留給我的錄音帶裡…有這個名字。”
  「妳知道我??」他露出開心的笑容。
  「嗯…有必要這麼開心嗎?」灰原哀半月眼。
  「很開心啊…。」他坐了下來,說:「睡一下啦…這麼好的天氣。」
  「憑什麼要我睡在你的懷裡?」
  「唉呦…我可是保護了你欸。不然我現在就把妳交給琴酒。」
  「威脅我?真卑鄙。」灰原哀嘟著嘴閉上眼。
  安室透笑了笑,摸摸她的頭。
  “因為,就算失去了記憶,妳還是一樣是我最大的牽絆。”
*
  「灰原呢?」江戶川柯南塞了一個壽司進嘴裡,左顧右盼卻沒看到灰原哀。
  「欸…聽你這麼一說…安室先生也不見了欸。」毛利蘭也看了看四周。
  “波本?!”江戶川柯南猛的看向沖矢昴,他朝他點點頭,意思是我們該去找找他們了。
  「唉呦,安室先生可能帶小哀去賞花了吧。」鈴木園子說。
  「是嗎…」毛利蘭雖然覺得有些奇怪,但還是繼續吃著食物。
  「我去叫他們回來好了。」江戶川柯南把手上的飯粒拍一拍後站了起來。
  「我陪你去吧,小弟弟。」沖矢昴也站了起來。
  「那我也…」毛利蘭說著想站起來,鈴木園子拉著她坐下,說:「唉呦,有昴先生就夠啦!」
  「好吧…」毛利蘭只好目送兩人離開。
*
  「天氣真好呢…。」安室透把懷裡的人兒喬了個位置。 
  「…我睡了多久?」灰原哀睜開眼睛,伸了個懶腰。
  「不多不少一個小時,我都不知道你可以在組織的人身邊安安穩穩的睡這麼久。」安室透笑著說。
  「也不想想是誰叫我睡的!」她賭氣的說。
  「噓…妳聽。」安室透摀住她的嘴。
  「嗚嗚…!」“不要摀我的嘴!!”
  風裡傳來了兩個人的聲音:「灰原!」「小哀!」
  「幫我一個忙吧?」他在她耳邊說。
  「不要。」
  「你不想知道昴先生的真面目嗎?」
  「想…。」
  「那…。」他在她耳邊說出計劃。
  “沖矢昴!我要揭穿你的真面目!”

评论

热度(2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