閔魚🐟

因為小卡背後有點空
於是突發奇想把BT21跟MARVEL混雜在一起😂😂
1.Shooky x Ant Man
2.Shooky x Bucky
3. RJ x Captain America
4. RJ x iron man+ Mang x vision
5.Tata x Thor+Shooky x Loki+Mang x 拾荒者142號
佔標籤抱歉😭

好好的一個Sherlock被我畫成了大媽qwq
真的跟我一開始想的很不一樣啊😂😂😂

名柯之步步驚心麗◇2◇

  在灰原哀眼裡,面前那個冒冒失失的人就是工藤新一,而伯牙...怎麼又一個工藤!
  “這個世界該不會每個人都長的跟工藤一樣吧!”灰原哀忍不住想要翻白眼。
  「小姐!」一旁的草叢突然出現了人的聲音。
  「步...美?」灰原哀驚訝的說。
  眼前的步美長大了許多,大約有16、17歲的年紀。
  「你在說什麼啊,小姐,快走吧!」吉田步美站到石頭上,朝灰原哀伸出了手。
  「喂!是女生!」這時後面的王子們已經開始躁動了。
  「快啊!」步美一把拉住灰原哀的手將她跩上了石頭。
  「喂!別想逃!竟敢偷看王子沐浴!」後頭的“工藤”大喊著。
  步美拉著她的手急急的跑了起來。
  「等...等一下。」灰原哀來不及阻止,便已經被帶著跑了起來。
  她回頭,看到了一個她永遠不會忘記的身影。
  “諸星大?!”
*
  等到跑了一大段路,步美才停了下來。
  「小姐,妳沒事吧?」步美著急的看著臉色有些蒼白的灰原哀。
  「等一下...妳...認識我?」灰原哀眨眨眼,眼前的這個女孩雖然像步美...但是年紀也差太多了吧!
  「什麼?」步美不可置信的瞪大雙眼,「小姐你在說什麼啊!」
  「這裡是哪裡?」灰原哀用手扶額,說。
  「妳到底怎麼了?這裡是我們最大的浴池啊!」步美著急的說。
  灰原哀四處張望著,只見一群身穿白衣的男人女人,都在這個露天浴池裡洗澡洗衣服。
  “看來...我還是死了啊...這裡...是天堂嗎?”灰原哀笑了一聲,往後暈了過去。
  「小姐!」
*
  這時,那個全身黑的男子已經來到了皇宮。
  「四王子。」他的面前站了一個僕人,嘴角一臉嘲諷的對他說:「您可是我們家族的養子啊,要爭氣點啊,等典禮結束,就立刻回去您該待的地方吧!」
  「養子?」男子恥笑了一聲,「我怎麼覺得我比較像人質呢?」
  「您...」眼前的僕人一臉“你是怎麼貨色,怎麼敢這樣跟我說話”的看著他。
  男子直接略過他,騎馬進了宮殿。
  接下來「砰」的一聲,僕人倒在地板上。
  「敢跟我做對...膽子真不小。」“昭”折了折手指頭,「這個身體的主人到底是多讓人瞧不起啊。」
  原來,四王子昭,就是跟著灰原哀一起穿越過來的琴酒。
  可能是因為原本就長的一模一樣的原因,所以當他醒來的時候,周圍的人都還是照以前的方式對他。
  “如果我來到這裡,那麼雪莉一定也...”
  他跳下馬,並在來接見他的人面前手刃了那隻馬。
  「這...」那個人嚇的臉色蒼白,「王子殿下,需要再幫你準備一匹回去要用的馬嗎?」
  「不。」他一把把沾血的刀丟到那個人身上,「我不回去了。」
  “這裡可能會遇到雪莉,我怎麼可能再回去那個鳥不生蛋的地方。”
  他將斗篷的帽子拿掉,走進了宮殿。
  “雪莉啊...我很期待我們的重逢哦。”

名柯之步步驚心麗◇1◇

  在遙遠的那一方,一個全身黑衣,戴著面具的男子騎著馬,率領著部下往前前進著。
  而在宮殿裡,一群男子正開開心心的準備跳入溫泉洗澡。
  「哇~好溫暖。」第一個跳下去的男子說。
  他是銀,十王子。
  「哥!你怎麼可以自己先下去呢!」追在他後頭的是貞,十四王子。
  一旁坐著喝酒的分別是三王子還有九王子。
  「哥,四哥還沒回來嗎?」現在出聲的是八王子旭,「他差不多應該要回來沐浴齋戒了吧?」
  「那小子什麼時候按照我們的規則來了?你就別管他了。」三王子哼了一聲,命令一旁的宮女倒酒。
  「哎呀,哥,你真的太不瞭解旭哥了,他總是先擔心別人~」九王子拿起一杯酒一邊喝一邊笑著說。
  「這樣連我也得擔心他了啊。」三王子堯再度哼了一聲,懾人的目光四處看了一下。
  「因為他跟我同年啊...」旭笑了一聲。
  「這是昭哥第一次參加活動吧?殿下找他來,不知道有沒有特殊原因。」現在出聲的這個是伯牙,十三王子。
  「你還沒聽說吧?昭哥他,聽說處決了一個貪官汙吏他全家呢!聽說殘忍程度就跟野狼一樣呢!」銀說。
  「唉呦,你去哪裡聽來這個無聊的話的啊。」貞說。
  「是每個月來一趟的大師說的!一定沒錯!」銀不服氣的說。
  「那都是謠言!一個人攻打地方官嗎?官兵都去哪了?怎麼可能嘛!」貞說。
  「貞啊,你跟昭哥是同胞,說不定你也快變成野狼囉!」銀開朗的學野狼叫了一聲。
  「這麼說來,也跟他是同期的我,不是人囉?」堯懾人的眼神落到了銀身上。
  銀默默的將鼻子以下沉進水裡表示自己的無辜。
  「四王子他,等到典禮結束後就會回去,所以誰敢在殿下面前亂說,我絕對饒不了他。」堯再度看了一下銀。
  「是是是。」銀不滿的說,「哥哥們來跟我比潛水吧!」他說著就往池子裡潛了下去。
*
  “我...死了嗎?”灰原哀沉在水裡,心想著。
  “果然...到頭來,我還是...被他給害死了啊...”灰原哀的嘴角露出一抹嘲諷的弧度。
  突然,水的溫度變高了很多,灰原哀的腳碰觸到了地板,她猛的一踩,身子從池子裡浮了出來。
  她咳了幾聲,不敢相信自己的好運。
  但是等她的眼睛慢慢適應亮光,她發現自己在一個很大的宮殿裡。
  「這裡是...哪裡?」她喃喃自語。
  這時,腳邊一個人影慢慢的游向她,並撞到她的身上。
  兩人對視了一眼,同時尖叫了起來。
  「啊啊啊啊啊啊啊!」銀尖叫著往哥哥們跑去,嘴裡一邊嚷嚷著:「她是誰啊啊啊啊!哪來的丫頭!!!」
  灰原哀尖叫了一下便聽了下來,她震驚的看著眼前她所熟悉的人們。
  尤其是剛剛不顧形象尖叫的那位。
  「工藤...?」

名柯之步步驚心麗◇楔子◇

「」是說話
“”是心中的想法💞

*
  這是一個滿月的夜晚。
  “變小...也過了好幾個月了呢...”灰原哀走在路上,嘆了一口氣想著。
  突然,她眼睛瞄到了一台熟悉的車...
  「保時捷356A...」灰原哀抖了抖,趕緊四周張望,深怕它的主人就在附近。
  這時,在一間商店買煙的琴酒帶著伏特加走了出來,一眼就看到了那個茶髮女孩。
  灰原哀眼見不對,立馬轉身往後跑了起來。
  琴酒微微挑眉,命令伏特加先上車等他,急忙追了上去。
  灰原哀跑到了一個公園,四周張望了一下,剛在慶幸沒被追上的時候...
  「長的還真像。」後頭一個男聲。
  灰原哀全身震了一下,緩慢的回頭。
  「妳...是...」琴酒瞇了瞇眼,手一邊在口袋裡摸著他的愛槍,一邊用懾人的眼神看著灰原哀,緩緩的吐出一個單詞:「Sherry...?」
  灰原哀緩緩的後退,心跳像是要破表了一樣。
  「我說妳啊,別再後退了。」琴酒不著痕跡的嘆了一口氣。
  「不然呢?」灰原哀大叫,「留在原地等你殺了我嗎!」
  「能一直從我眼皮下溜走...原來是變小了啊...」琴酒喃喃自語。
  灰原哀哼了哼,依然沒停下往後退的腳步。
  「喂,真的,不要再後退了...」琴酒說著往前踏了一步。
  灰原哀被嚇了一跳,腳一滑往後摔了下去。
  原來後面是一個很大的湖。
  「...後面有湖...」琴酒慢慢的把話說完。
  他看了看四周。
  “看來沒人能救她了呢...”他想著。
  隨即跟著跳了下去。
  今晚的月亮又圓又大。

名柯之步步驚心麗◇閱前須知◇

自從看了韓國的《步步驚心麗》後,就一直開腦洞把名偵探柯南的角色放進去😂😂
希望大家喜歡💞
Cp:GS、秀哀、透哀、新蘭等,其他等我想到再說😂
裡頭可能某些角色會被我黑化勿噴

名字都跟步步驚心麗裡面一樣💞
畢竟是直接拿來用只是換成名柯的名字而已😂😂
不知道有沒有人要看😭😭

我真的很推這次的 R ver!
是糖錫😭😭💞
看到的時候真的好激動😭
大黑來的太即時
就像龍捲風

1012話💞
好期待下一章喔喔喔喔
安室和赤井要聯手了嗎💞💞
好期待接下來不知道安室會不會跟小哀見面欸💞💞

◇夢醒時分◇

Cp糖錫💞
是一篇長長的文www
因為在popo文創的防彈文已經達到50章於是放一篇💞
希望有人會喜歡…
如果可以就給我些意見吧💞

*
  鄭號錫現在坐在酒吧喝著GIN酒。
  他今天剛被一個說會永遠愛他的女孩甩了。

“   你說你愛了不該愛的人 
    你的心中滿是傷痕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”
 
  酒吧很不合時機的放著夢醒時分這首歌。
  雖然鄭號錫聽不懂,但是他曾經聽過這首歌,還去查過意思,就因為那個女孩喜歡。
  “號錫哥,你在哪裡?”
  “喂,號錫啊,不說一聲就不見了,不是說好今天要聚會的嗎?”
  “號錫哥!你還好嗎???”
  成員們的訊息響個不停,都被鄭號錫忽略掉了。
  「叮鈴。」此時酒吧的門被推開了。
  鄭號錫眨著迷茫的雙眼看向來人。
  「就知道你在這裡。」來人說。
  「玧其哥!你怎麼…怎麼會來?」鄭號錫揉了揉哭的發酸的雙眼說。
  「你,沒事吧。」閔玧其也點了一杯酒,不過是度數沒那麼高的雪莉酒。
  「我?撲哧,怎麼可能會有事!我是!堂堂的,鄭希望欸!」鄭號錫一邊喝一口酒,一邊傻笑著說。
  「你已經醉了。」閔玧其奪去他手裡的酒瓶。
  「我…才沒醉!!」鄭號錫咕噥一聲,伸長手想拿回酒瓶。
  閔玧其大手一擋,就把鄭號錫擋住了…
  不對,不是他擋住的,是鄭號錫自己趴在閔玧其身上。
  「鄭號錫…你…」閔玧其剛想說什麼,就聽到趴在他肩上的少年的啜泣聲。
  他轉過身來抱緊他的弟弟,鄭號錫此時已經完全放開自己,放聲大哭了起來。
  「她說…她永遠…愛我的!結果…結果…」他口齒不清的說,然後把一隻手舉高,指著喇叭大罵:「連喇叭都欺負我!還…還播這首歌!!」
  夢醒時分這首歌,閔玧其自然是聽過的,因為鄭號錫每天回到宿舍,第一件事情就是把音響打開播出這首歌。
  閔玧其咬咬唇。
  「她啊,那時候,是笑著對我介紹這首歌的…」鄭號錫哭著說,又再度倒回閔玧其身上。
  「她說,這首歌很像在說她,她曾經…喜歡上了一個男孩…」鄭號錫胡亂的用閔玧其的衣服抹了一把臉。
  「然後,她今天對我說…她沒辦法…沒辦法繼續待在我身邊…因為她的心裡還有他…她不想要…我痛苦的待在她身邊…」鄭號錫哭喪著臉。
  「所以她要跟我分手。」他咕噥著說完最後一句話。
  「那你的意思呢?」閔玧其問。
  「她…多善良啊…還會…顧慮到我…」鄭號錫喃喃自語道。
  「我…好喜歡…好喜歡她啊!」鄭號錫一邊胡亂的說著一邊拿起閔玧其的一隻手放在他的胸口,「你摸摸看,這顆心臟!鄭號錫的心臟!是為她跳動的!」
  閔玧其看著眼前哭的上接不接下氣的弟弟,反過來抓住他的手,貼在自己的心上。
  「鄭號錫。」
  「嗯?」鄭號錫迷茫的看著自己的哥哥。
  「我…就不行嗎?」
  「哥…?」鄭號錫一臉呆萌的樣子,看的閔玧其心疼不已。
  「不,沒事。」閔玧其放下他的手,轉身背對著鄭號錫。
  鄭號錫一臉問號的看著他。
  閔玧其收起想要哭的心情,轉回來笑著看著自己的弟弟,說:「喂!鄭號錫!你可是鄭希望欸!你現在哭成這樣,不就變成鄭悲劇了嗎?一切都還沒成定案呢!」
  鄭號錫愣了一下,隨即大笑起來,擦掉淚水,說:「哥說的對!我哭什麼呢,一切都還沒成定案。」
  閔玧其看著他走到酒吧門口攔了一台計程車,轉頭對自己大喊:「哥!快!」
  閔玧其無奈的笑了笑,幫鄭號錫出了他的酒錢。
  然後跟著鄭號錫坐進計程車往成員們那裡去了。
*
  10年之後,閔玧其騷騷自己因為必須熬夜作曲而好幾天沒洗的頭髮,怔怔的看著門前的“GO AWAY”地毯上的紅色炸彈。
  新郎,鄭號錫。
  新娘,是當年他愛的要死的那個女孩。
  閔玧其撿起喜帖,一抹苦笑在他的臉上綻放。
  後來他還是鼓起勇氣去參加鄭號錫的婚禮了。
  他和成員們一起看著鄭號錫站在紅毯的那端,而將成為他的妻子的少女被她的父親牽著手,交至鄭號錫的手裡。
  兩人在眾人的祝福下交換戒指,並接了吻。
  閔玧其走到教堂門口,呼了一口氣。
  選在這冷冷的冬天舉辦婚禮,真有你的,鄭號錫。
  他一邊踩著積雪,一邊走在回工作室的路上。
  路邊的商店再次不合時宜的播出了夢醒時分這首歌。
  閔玧其仰頭看著片片飄落的雪花,停在原地聽著那首歌,一邊回想著以前的種種。
  “ 你說你愛了不該愛的人 
    你的心中滿是傷痕           ”
  第一次見到鄭號錫的時候,閔玧其就被他吸引了。

  “你說你犯了不該犯的錯 
    心中滿是悔恨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”
  在鄭號錫被連署退團的那段時間,他曾經想要放棄,但是閔玧其的安慰、鼓勵與支持讓他撐過來了。

  “你說你嚐盡了生活的苦 
   找不到可以相信的人      ”
  鄭號錫第一次聽這首歌的時候第一句學會的句子。

  “你說你感到萬分沮喪 
    甚至開始懷疑人生     ”
  鄭號錫第一次在閔玧其面前發酒瘋的時候,他唱的句子。

  「哥~」風送來了鄭號錫充滿活力的聲音,他回頭,看到穿的西裝筆挺的鄭號錫。
  「你怎麼先跑了!!!」鄭號錫跑過來拉著他的手說,「我們要拍紀念照哦!」
  這時他也聽到了那首歌。
  「哦~哥!你也喜歡這首歌嗎?」鄭號錫站到閔玧其身旁,陪他聽著那首歌。

“ 早知道傷心總是難免的 
    你又何苦一往情深
    因為愛情總是難捨難分 
    何必在意那一點點溫存  ”

  閔玧其悄悄偏頭看著比他高了一點的弟弟。
  鄭號錫轉頭看進閔玧其的雙眼,微笑道:「走吧!大家都在等我們!」
  然後拉起他的手跑了起來。
  閔玧其邊看著跑在他前方的弟弟的背影,一邊流著眼淚。
  他,是一個就算知道自己有起床氣還會來鬧他的弟弟。
  他,是一個會無視他的“GO AWAY”地毯,為他送蛋糕的弟弟。
  他,是會陪他聊傷心事的弟弟。
  他,是一個帶給他無限希望的弟弟
  他,是他最愛的弟弟。
  「哥!」記憶裡那個第一次見面,還有點靦腆的叫他的弟弟,彷彿正微笑著擁抱他,叫他不要哭。
  他再次深深的看著鄭號錫的背影,想要把他帥氣的樣子永遠刻畫在腦裡。

  “  要知道傷心總是難免的 
     在每一個夢醒時分
     有些事情你現在不必問 
     有些人你永遠不必等       ”

  鄭號錫彷彿回頭對他笑了一下。
  閔玧其抹去眼淚,露出微笑,跑過鄭號錫,一邊回頭扮了個鬼臉,說:「你跑真慢!」
  「哪有!」鄭號錫隨即追過他。
  兩人就在冬天雪花飄落的街上賽跑著。
  回到婚禮現場,在拍了好幾張照片之後,成員們讓兩人拍了一張紀念照。
  鄭號錫看著相機鏡頭,手環著他最親愛的哥哥的肩膀。
  「你要多笑啦,你是鄭希望欸!」
  閔玧其第一次見到他的時候對他說的話出現在腦海裡。
  “哥,我現在,很快樂,你看到了嗎?我不再是鄭悲劇囉!”
  照片裡,一對兄弟。
  弟弟從背後環抱著哥哥,開朗的笑著。

END.

*
嗚嗚我自己打到哭死…
虐到我好心痛…
希望看到最後的你會喜歡💞💞💞
如果有人喜歡我就再來打一篇回憶文好了💞
[請不要將這篇文套到本人身上哦!]

柯南同人文◇7◇

  「妳還好嗎?」安室透走到灰原哀面前蹲下來。
  她怔怔的看著他:「為什麼…不告訴他們我的身份?」
  「他們是為了你來這裡的。」安室透只是這麼說。
  她震了震:「你怎麼知道…?」
  「偷聽到的。」他只是聳聳肩後把她抱了起來。
  「這樣好了…」他頓了一下:「告訴你我是誰,我是公安在組織的臥底,叫做降谷零。」
  「降谷…零?」她猛的看向他。“媽媽留給我的錄音帶裡…有這個名字。”
  「妳知道我??」他露出開心的笑容。
  「嗯…有必要這麼開心嗎?」灰原哀半月眼。
  「很開心啊…。」他坐了下來,說:「睡一下啦…這麼好的天氣。」
  「憑什麼要我睡在你的懷裡?」
  「唉呦…我可是保護了你欸。不然我現在就把妳交給琴酒。」
  「威脅我?真卑鄙。」灰原哀嘟著嘴閉上眼。
  安室透笑了笑,摸摸她的頭。
  “因為,就算失去了記憶,妳還是一樣是我最大的牽絆。”
*
  「灰原呢?」江戶川柯南塞了一個壽司進嘴裡,左顧右盼卻沒看到灰原哀。
  「欸…聽你這麼一說…安室先生也不見了欸。」毛利蘭也看了看四周。
  “波本?!”江戶川柯南猛的看向沖矢昴,他朝他點點頭,意思是我們該去找找他們了。
  「唉呦,安室先生可能帶小哀去賞花了吧。」鈴木園子說。
  「是嗎…」毛利蘭雖然覺得有些奇怪,但還是繼續吃著食物。
  「我去叫他們回來好了。」江戶川柯南把手上的飯粒拍一拍後站了起來。
  「我陪你去吧,小弟弟。」沖矢昴也站了起來。
  「那我也…」毛利蘭說著想站起來,鈴木園子拉著她坐下,說:「唉呦,有昴先生就夠啦!」
  「好吧…」毛利蘭只好目送兩人離開。
*
  「天氣真好呢…。」安室透把懷裡的人兒喬了個位置。 
  「…我睡了多久?」灰原哀睜開眼睛,伸了個懶腰。
  「不多不少一個小時,我都不知道你可以在組織的人身邊安安穩穩的睡這麼久。」安室透笑著說。
  「也不想想是誰叫我睡的!」她賭氣的說。
  「噓…妳聽。」安室透摀住她的嘴。
  「嗚嗚…!」“不要摀我的嘴!!”
  風裡傳來了兩個人的聲音:「灰原!」「小哀!」
  「幫我一個忙吧?」他在她耳邊說。
  「不要。」
  「你不想知道昴先生的真面目嗎?」
  「想…。」
  「那…。」他在她耳邊說出計劃。
  “沖矢昴!我要揭穿你的真面目!”